《共饮千秋岁》婳意小说最新章节,苏结夏,萧逸衡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共饮千秋岁

小说:其他小说

作者:婳意

简介:“棠儿是你亲妹,你何以逼她至此?”
萧逸衡拂袖而去,留苏结夏一人于冰天雪地之中,怀中抱的是他满心疼惜的棠儿
阴错阳差,数年之后,共结连理的却正也是当日恩断义绝的二人
“王爷若钟意棠儿,待人归之时,妾只请一纸休书

七岁初识,十二情裂,十七嫁为人妇
欲将情丝斩,不想乱如麻
在三人爱恨纠葛之中,苏结夏百般退让,却独盼良人再度回顾

角色:苏结夏,萧逸衡

共饮千秋岁

《共饮千秋岁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一章 代嫁

盛夏的午时日头正烈,蝉鸣声声在耳着实有些聒噪,一阵阵风卷着热浪扑进厢房内。

苏结夏慵懒地卧于美人榻上,抬起柔荑拈了颗冰渍葡萄置入口中,冰凉的触感将炎夏的暑意消了三分。

“二小姐,老爷请您到正厅一叙。”

丫鬟匆匆而入,面带灼色似是事关紧急。

苏结夏轻轻颔首,由身旁的婢子扶起身来,因动的剧烈接连咳了几声才好。自幼多病导致她总是这副恹恹的样子。

仪容整罢,苏结夏才随着丫鬟款步向正厅走去。

苏结夏乃是安定侯嫡长女,但却是女儿中不受关注的一位,倒是她不喜争抢,也过得自在。

还远远的苏结夏就见安定侯及其夫人已然于正厅等候,便紧走两步,进了正厅站定屈身对两人行礼。

“问爹娘安。”得允后她方起身,寻了离自己最近的位子坐下。

才坐定还未开口,就见一男子阔步走入,直接走至主位落座。这人正是当朝摄政王,苏结夏昔日的青梅竹马萧逸衡。

安定侯正欲携众人行礼,便被来人摆手免了礼数。

“侯爷今日定知本王为何而来,是吗?”这话虽是对着安定侯而说,但萧逸衡的眼神却未由苏结夏身上离开过。未等人回话,萧逸衡便接言道,“本王同安定侯府三小姐苏梨棠定于本月十五成婚,大婚在即,却闻她早已同人私奔。如今风言风语已入本王耳,想必传入宫闱内指日可待,安定侯说是也不是?”

萧逸衡一席话字句掷地有声,正因愤怒到极点故语气反而并无半点波澜。

安定侯闻声跪地叩首,说话也含混起来。

“万般皆是老臣教女无方,作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。只求王爷网开一面,留我一家老小性命。”话音方落,一家主仆皆跪地请罪。

萧逸衡凤眼半眯,细细打量着苏结夏的举动,半晌才开口:“此等丑闻传之天下,是令本王蒙羞。”

“臣斗胆,”萧逸衡颔首,等着安定侯下一句如何分说。只见他又一拜,“臣有一计,可将臣长女代替小女嫁入王府。”

言至于此,萧逸衡死死盯着苏结夏,却未见她发一言,便问:“倒不知二小姐是何意思?”

“臣女悉听吩咐,不敢有违。”苏结夏将头埋得低低的。

萧逸衡薄唇一弯轻笑一声:“侯爷话如此说,倒要本王如何向母后解释?”

“臣明日自会奏本言明,小女苏梨棠身染重疾,需时日调养,望主龙恩浩荡,允臣长女苏结夏许王爷为妻。”苏结夏闻言攥紧衣角隐忍不发,胞妹私奔后,她已隐隐察觉会有变故,却未曾想真的发生。

而这一切都尽收萧逸衡眼底,他笑意更浓似是正中下怀一般,却装作犹豫的模样思索半晌方道:“若侯爷如此说,本王倒也可卖侯爷一个面子。明日二小姐便随本王一道入宫给母后请安。先博得母后欢心,此事方可顺利些,侯爷说可好?”

安定侯本还担心萧逸衡不应允,听得他这么说如获大赦,更而喜出望外,连连谢恩。而苏结夏却是一副面如死灰的模样,下唇紧咬似是在思索什么。

“明日本王派人来接二小姐入宫。”留下这句话,萧逸衡便起身撩袍而去。见萧逸衡已然走远,安定侯松了口气,忙叫丫鬟将苏结夏扶起,仔细叮嘱着她明日需记的规矩。而苏结夏神色恍惚,一句也未曾听进去,在恍惚间向他们告了退,只说是身体不适,需回房休息片刻。

信步于庭院中,苏结夏开始回味方才萧逸衡的话究竟是何用心。分明五年前同她恩断义绝的便是萧逸衡,如今却接受了父亲的提议要将成婚之人换成她苏结夏?困扰着她的除了这其中说不出的古怪,也掺杂着萦绕心头的苦涩。

那年她九岁,苏梨棠七岁,正是贪玩的年纪。苏梨棠带着她在宫宴中悄悄离席,不知不觉迷了路。苏梨棠害怕地哭了起来,作为长姐的苏结夏哪怕有万般紧张也只能佯装坚强安慰妹妹。

正感到无助之间,苏结夏见到了这个让她牵绊一生的人,当时只有十岁的萧逸衡,像个小大人一样站在池塘边不知在沉思些什么。苏结夏壮着胆子向他问了路。这便是他们初遇时的情景。

当她回过神时,便已然斜倚在榻上。对面正坐着她的大哥苏桀琛。

“夏儿你走神的毛病怕是改不掉了,都是要嫁为人妇的人了。”这句话本是想逗苏结夏让她欢心的,却似乎适得其反,不由得让苏桀琛搔搔后脑,“其实今日来,一是看看你,二是觉得有些事是知会你的时候了。”

“何事?”苏结夏终于由怔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。“棠儿她并非你我的胞妹。”

见着苏结夏满脸疑惑,他复言道,“父亲将棠儿抱回时,我也是知事的年纪了。后问过母亲,她说棠儿是父亲在外的孩子,父亲觉得亏欠她的过多,故而接回府来照顾。也不许众人讨论棠儿的身世,故而这些年来所有人都对棠儿疼爱有加。”

“大哥今日来除了告知你这事,也是想同你说,不必觉得亏欠棠儿什么,若你得到了,便是你的。这些年你对棠儿如何,我们都看在眼里。”

“多谢大哥开导。”苏结夏紧抿双唇暗自思筹。明日入宫,结果只能有一个。若是讨不得太后的欢心,依旧要苏梨棠完婚,交不出人便是满门抄斩的罪过。

今日苏桀琛来特意说的这番话,除却发自真心的对胞妹的关爱,还有对她的嘱咐及寄托。这些苏结夏再清楚不过。

此后又闲叙了几句话,倒是使苏结夏的心情豁然许多,也不比之前闷闷不乐的样子。

送走了苏桀琛,她倒不想早早回屋歇息,便彳亍于廊内,瞧着一轮月圆,倒是像极了她和萧逸衡初见那晚,似圆非圆,一如他们之间的联系。

一阵风拂过,倒是让她打了个寒颤,盛夏的夜风也免不得微凉些,同白日的天气全然不同。

苏梨棠对她便如这天气一般,明明是同一个人,对她却有着冷热两极。同她说笑,夺她所好。不过从明日起,便都是过去的事了。

随着入夜渐深天也转了凉,苏结夏拢了拢披在肩上的薄纱,轻搭着身旁婢女的手转身回屋去了。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共饮千秋岁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婳意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cbbip.com/books/1188.html